• 总院刊物

遇师且献一瓣香

作者:边琼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7-03-16

桃李应解东风意,海棠垂枝堕粉髻,满树樱吹雪;时序洁齐春光好,陌上几人行,行来几步复停停  

——题记

 前段时间研究生复试,正值上海医工院绽开第一株海棠。年轻的脸庞随处可见,不施脂粉却美的蓬勃热烈,前调是海棠,主调是紫荆,后调如书墨浸染,散发着浓艳馥郁的香气。他们自信,含蓄,饱含热望,心存忐忑,一如从前的我们。

读研前,一个师姐曾意味深长地告诫我:“以后的三年里你会有无数收获,三年后你会面临许多选择,可你的导师只有一个,一日为师,终生受教。”我深以为然,所以每逢师弟师妹来打听读研事宜,我都会告诉他们,兴趣是最大的天赋,而老师将会成为那架名为选择的天平上,最终落下的砝码。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相比起“院长”这个称谓,我更愿意称王浩为王老师。大概是因为,无论是在三尺见方的讲台上,还是在喧闹熙攘的食堂,每当你看到他,你就会斩钉截铁地告诉自己:这一定是一个学者,这应该是一位师者。他在课上并不卖弄幽默,每每单刀直入,切中要害。在讲到“国内制剂工艺远远落后于国外”的时候,他会不自觉地蹙眉,压低声线,表情严肃而认真;做学术报告时,他偶尔会心一笑,笑起来甚至泛着孩子样的腼腆;师姐们说他私下里喜欢热闹,聚会的时候,总是唱的最high的那一个。

事实上他很忙,我甚至没有机会与他像寻常师生那般交流。可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话不多,甚至只是萍水相逢,可他们不尽以言传,更凭身教,不言之言,却闻于雷鼓;他用朴实和严谨打动你,用低调和诚恳感染你,一切都似细雨无声,浸润心肺。像山上沉默厚重的石头,像静谧隐忍的水流,无声无息地倾覆或重建你认为无法翻越的山,干涸或富集你觉得无法趟过的河;像洪水泛滥之时,坐而为王的哲人。

 阅世深而性情真

第一次见面时,我直直地坐在车后座,竭力表现出一副平静大方的样子。不想她忽然转头,笑着对我说:“我记得你的,面试的时候你说父亲是一名中医,对吧?”我先是愕然,以至于内心的忐忑都被冲散了不少,反应过来后又有些受宠若惊。那一刻,不论她是无心还是有意,却着实让我在这异乡感到了久违的安心。

罗华菲老师很年轻,不单是指她的年纪,她的笑容、她的动作、她走起路来,似是飒飒作响的风,都向我们传达着这样的信号。她身上透着南方女性特有的温婉和细致,会亲切地唤你的名字,拍下北方将要逢春的干枯的树,在饭桌上帮西北学生点一碗面;她又是热烈豪爽的女子,高兴时,不顾形象,笑得前仰后合;严肃时,风风火火,雷厉风行。无论何时,发过去的信息总是会及时回复。

她也很忙,在北京和上海两地反复辗转,偶尔回来一定会带着我们去改善一下伙食,在饭桌上吐槽奔波的糟心事,讨论医药的新动态,督促我们要关心政策,永远都是来去匆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并不觉得因时间或地域而产生了某种隔阂,大概是因为我所遇到的这个老师,是个难得“阅世深而性情真”的人吧。

 春风化雨

入学前,首先接触且接触最多的并非导师,而是研究生处的几位老师。武霞老师的优雅周全,金媛媛老师的温柔娴静,施圆老师的幽默亲和,无不让人记忆深刻。从学习统筹到生活协助,他们的关怀绵密而悠长,渗透到每一件琐碎的小事上,装点着生活的丝丝缕缕。还有夏军老师——这位对我帮助甚多的老师——有着老式文人的气度,儒雅含蓄,从容隽秀。在我还未入学之前,便收到了他所寄出的每一期院刊,并无一月遗漏。

人常道,越长大越怕回顾,可回顾后才发现,命运之手对我们中的很多人已足够温柔。也许现在的生活并不那么尽如人意,也许不是所有对现世的不满都能被当作修行;可我想,我们真的都还幸运,起码在离开家园故土的庇佑之后,还有人愿意教之以谆谆,斥之以风雷;还有人愿意陪我们跋山涉水地走过这一程。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