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陈瑞:面对艰难和挫折,要有一颗强大的心

作者: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6-12-21

院刊记者:首先,请你做个自我介绍,包括你的老家在哪里、童年在哪里度过、中学和大学在哪里就读、你有哪些让你引以为傲的兴趣爱好,等等。

陈瑞:我叫陈瑞,江苏东海人。在我上大学之前,基本上没有离开过东海这座“水晶之都”。在小学,我凭着努力考进了东海县实验中学,2009年考入江苏省东海高级中学,目前是哈尔滨医科大学大三学生。

我平时的生活在别人眼里略显单调,我自己却感到丰富无比。除了完成自己的课内作业,一个人的时候我更愿读读书、听听音乐,整理过去的思绪,感叹现在的生活;跟朋友在一起时,我们就游泳、打球、旅游、畅谈未来。

 院刊记者:读完大学三年,你是否认为现在所读的专业真正符合自己的志趣?请谈谈当初在高考时,哪些特殊的经历和意愿促使你选择了这个专业?

陈瑞:说真的,选择这个专业,有些糊涂,当时一心想着可以不用再继续高中三年的苦熬了,没有考虑到什么兴趣一类的东西。到了大学,起初是辛苦的。我高中时是“物理化学”出身(这段经历与江苏高考制度有关),化学的底子很薄(当时已经有两年没学化学了)。本科的基础课程几乎全与化学相关,学起来相当费劲。新的知识带来压力的同时,也带来了新鲜感。经过三年的点滴积累,我越来越觉得,药学这门学科那么的实用和神秘。药学与我们的健康生活息息相关,反映我们当前的生活状态和质量;同时,药学作为生物和化学的交叉学科,与充满奥秘的人体息息相关,有广阔的未知领域等待我们去开拓。庆幸的是,我对选择这个专业不后悔。

院刊记者:你认为,至今大学本科阶段三年的学习在哪些方面改变了你的生活习惯、思维方式和未来的人生规划?

 陈瑞:我感觉,大学生活让我的心态和处世方式发生了很大改变。高中阶段是在强压下学习,努力一直得不到应有的转化。进了大学,心态真正放得很开,觉得不必吹毛求疵地计较成绩了,安心学到知识才是自己的目的。学习逐渐变成了自己的一种爱好,人变得能够在汲取知识中享受过程。

大学里,多了好多知心的哥儿们、姐儿们,平时相互逗乐弄笑,他们的陪伴驱散了难熬的乡愁;遇到困难时,他们总是及时出手,暖意浓浓。大学里没有社会上的工于心计,情谊简单许多,用真心对待真心换来的一定是真心。大学中一味的孤立是无益的,真正需要的是融入,在与别人合作的过程中,一步步丰富自己。

至于未来的规划,很简单,短期目标就是要努力学习,争取保研资格;稍远一点的目标就是,在研究生阶段不懈怠,有时间的话就健健身、搞搞自身建设。希望三年的研究生能够使自己成为“有生产力”的人才,最后可以继续读博士。

院刊记者:你认为,三年的大学生活有哪些事和人的记忆值得你继续珍藏?曾经为你授过课的大学老师是否给了你进校前所期盼的一切?为什么?

陈瑞:我很珍惜大学里我们兄弟8人的友谊(我们班28人,男生8人)。相逢真的是一种缘分。我们8个人来自8个不同的省份:江西、湖北、四川、福建、山东、浙江、黑龙江、江苏。我从来没想到我们的情谊这么深厚,真的成为“五湖四海是一家”。生活中,我们互相帮扶、互相体谅,有些不愉快也是瞬间就烟消云散;学习上,虽个人之间有差别,但都没有放弃过努力,互相鼓励。在哈医大的男寝室区,我们算是“奇葩”,我们没有一个人沉浸在虚拟的世界,我们都喜欢用休闲的时间到处走走。还有一年的时间相处,我不敢想象离别的场景,我要好好珍惜接下来的时间。

提到教师教学,我作为一名教学信息反馈员,经常活动在老师之间。我觉得,哈医大的老师都很优秀,个人能力的差异总会有的,对学生负责的老师都是好老师。

院刊记者:你对未来将成为自己研究生导师的人,有怎样的预期?根据大学本科的学习经历,在与研究生导师的交往上,你有过哪些打算?

陈瑞:我设想过,我的老师会是一个博学和严厉的人。我并不追求老师的名气。通过20多年的学习,我觉得“严师出高徒”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严厉的态度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老师是真的很投入地在教你知识。

我自己是一个外表冷漠、内心火热的人。一开始,很多人会觉得,我不容易相处,但只要和我共事、接触下来,都觉得我不难相处。在与老师的交往上,尊重老师是理所当然的,我会付之真心,把老师当作家长和朋友。也许我没有任何甜言蜜语,但希望老师理解,我是尊敬和爱戴老师的。

院刊记者:你的专业选择与你家人的期望是否有差距?你目前的学习成绩和状况是否令你的家人满意?研究生毕业后,你所期望的生活状况是什么样的?你是否想过,选择医药科研作为事业内容,就意味着你很可能在毕业后至少十年里,要承受清贫枯燥生活的煎熬,至于以后是否能够翻身,还要取决于你的运气和努力?请谈谈你的择业的出发点。

陈瑞:差距自然是有的,毕竟最初的期望是,家里可以出个医生。但是,父母对我的选择是支持的,他们总说“自己选择了路,自己就要有恒心走下去”。父母对我目前的学习成绩和状态还是挺满意的,当然,他们最在意的是,活得开心比一切都重要。

选择医药工业这条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个人对目前的知识储备并不很满意,想通过继续深造提升自己的实力,也可以为以后的工作打下基础。科研这条路纵然是枯燥无味的,但它一定不是最辛苦的工作。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不易,要做出一番成绩,没有不经风浪的。最初的选择掌握在自己手里的,畏首畏尾、犹豫不决难成气候。科研之路也会有很多快乐,需要努力发掘。每一次实验成功,每一次成绩得到认可,都是令人欣喜的事。

院刊记者:考研究生、继续深造是你很久以前就定下的学习规划,还是迫于当前的就业状况而做出的选择?在形成这样的打算前,有哪些人对你产生了重要影响?可否详细谈谈这些来自不同角度的影响?

陈瑞:考研是很早作出的决定,这样的决定受到高三英语老师的启发。在枯燥的高中时期,英语老师常会找我们谈心聊理想,她说“是不是觉得学习很无趣?其实不该这样想,现实的环境造成你们流露出这样的想法。你们要努力,考上大学、读研究生或者出国,到那时,你们就会将学习玩在心头。”这番话我一直记得很牢,也从这我对研究生产生了憧憬,觉得研究生竟有这样的魔力,可以玩转学习。

院刊记者:能否较全面地谈谈你本科所接触的知识体系与你打算投靠的研究生专业之间有什么必要的联系?你认为,自己目前的知识构成是否具备攻读该项研究生专业所需的起码的学识基础?你按照什么原则和方法来做这样的评判?

陈瑞:我读的是大药学专业,没有药科类大学专业分得那么细致。药学的基础和专业课程我多少都学了些。本科的教育是通识教育,为研究生的学习奠定基础。拿我自己为例吧,我研究生选择的专业是药理专业,我本科学习的解剖生理、细胞生物、免疫学等基础课程都为理解药理学的作用机制和药效等做了很好的铺垫。研究生的课程才是迈向该学科深层知识的阶梯。

我觉得,药理学偏向医学、生物学科,而本科的药学学习更多侧重化学等理学知识的介绍,对医学和生物学领域的接触还很不够。

院刊记者:大学三年,你对自己所接触到的同学圈是否满意?哪些内容让你感到有帮助?你预想中的研究生阶段的同学关系应该是怎样的?你认为,你所处的这一代人应该具备哪些精神素养和处世能力?

陈瑞: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大部分的同学积极进取,对生活充满热情。生活在这样的集体中,我没有理由放纵自己,要和大家一起进步。

像本科那样的学习群体在研究生阶段,可能不会有了。可能与师兄师姐的接触会更多,那样的话,就要靠自己的勤奋,靠积极主动的讨教。

我是90后,不少人用“自私”的字眼抨击我们。我觉得,我们这代人要懂得分享,要懂得感恩,要有种地感谢父母、老师等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

院刊记者:为数不少的大学在学生四年级时,就不再安排授课课程。大量的学生因此有时间参加实习、寻找工作。你准备如何度过这个特殊的第四年?

陈瑞:其实,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大四时,我们会用大部分时间参加实习,这是难得的接触社会的机会。实习不是玩乐,要紧跟指导老师,按时完成小组任务,积极主动地学习书本上没有的知识,认真完成毕业论文。但实习并不是生活全部,有机会还可以找份兼职,努力赚点钱,我想在哈尔滨的最后一年让家人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院刊记者:有没有某个历史人物或还活着的人物,让你产生崇敬或佩服之情?你认为,值得你敬重的人物必须具备哪些素质和能力?

 陈瑞:我的室友山东胖子(爱称)让我很敬佩。倒不是他有多少感人的事迹,而是因为他很平凡,有一股韧劲儿。他对每一件事都很用心、很努力,不会的东西他都努力去学习。就拿学习游泳这件事来说,我们7个人是一样的起点,都不会游,但没有一个人能像胖子那样对游泳痴迷,每天坚持练习。他是我们当中最早学会的,游得最好,现在他又开始尝试蝶泳了。

我很欣赏那些在平凡的生活中有闪光点的人,他们一样有梦想,为自己的梦想付出全身心的努力。

院刊记者:有没有哪几本书,在你读过以后,让你感到受益无穷,尤其是在自己陷入困顿的时候,你可以从这些书中寻找到指点迷津的力量?

陈瑞:我近期看过《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这本书给我的触动很深。与大多数讲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书不同,本书独树一帜,是一个沉重的悲剧。在德国人眼中,犹太人是邪恶的,甚至包括儿童。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培养了一种憎恨、恐惧犹太人的心理。这源于历史遗留问题,也源于德国历史的扭曲和放大,更源于当局的邪恶。现在,中国也面临这种问题。在历史遗留的钓鱼岛问题上,很多中国人就有着一种不理智的态度。我们无权给别人戴上思想枷锁,但是未来世界不需要无法摆脱的历史报复心理。

院刊记者:每个人的起点、境遇、运气和能力都有差别。你如何看待这些并不完全由自身努力就能够改变的人生因素?你打算采用怎样的思维和行动方式,尽可能地缩小这些因素造成的生存距离?

陈瑞:我觉得,首先我不会羡慕别人。每个人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如果存在我们无法改变的环境因素,尽量扬长避短是最实用的方法。扬长,是对自己优势的提升和修饰;避短不是一味逃避,短处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努力去改正便可以。有时候,努力不一定能获得等价回报,但是,奋斗一定是可以取得成绩的。

院刊记者:如果现在让你拥有足够多的财富,你会立即着手做那些事?

陈瑞:如果我有足够多的财富,我首先会改善父母的生活,让他们不用那么辛苦,可以去旅游,看看世界,乐享生活。然后,我会为自己和妹妹预存一份深造储备,我始终赞成“活到老、学到老”,人生学习在何时都不算晚。最后,我会用一笔钱做慈善事业,虽然没有体会到过多的社会冷暖,但我知道有很多人是需要帮助的。当然,这份帮助不仅仅限于金钱,更重要的是,教会他们如何生存下去,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院刊记者:对于此次举办的夏令营,你是通过什么途径了解到有关信息的?医工总院所具备的什么学术或生活条件,让你认可它的投考价值?

陈瑞:我是在网上查资料时,无意间翻到有关信息。医工总院的简介深深吸引了我。医工总院在国内的名气很大,具有很强的科研实力,成果转化的企业特色尤其有魅力,这与中科院、普通高校有很大的不同。这是我决心报考医工总院的原因。

院刊记者:在一线城市学习、工作,乃至可能继续长期生活,会对身处其中的人造成更多的精神和经济压力。你是如何平衡考量这些问题的?

陈瑞:现在的社会,任何人都难以逃脱竞争和压力,尤其是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来自竞争的压力起初一定是痛苦的,然而,适当的压力可以催人奋进。当拼搏获得一定回报时,人会感激之前的压力。关键是面对艰难和挫折,要有一颗强大的心。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