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最美不过花开

作者:姚震宇   单位:信息中心   时间:2016-12-13

很高兴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早晨,与大家一起闻书香、读好书。语言的尽头是音乐,语言的起源是图画,我今天要与大家分享的就是一本图画书《花乱开》。

 一、引言&背景

“你去看看花,且尽一杯茶。”

熟悉的人一看这幅画,就知道是老树的。

如各位所见,我想分享的就是老树画画作品集《花乱开》。这是一本图比字多的书。一幅画儿配一小段诗,看起来相当轻松,很适合在乘地铁或者临睡前翻几页。

这本书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分别在2012年11月和2015年4月印刷了两次。第一次印刷版(就是绿色封面的)已经无货,我买的是这本《花乱开(增订版)》,目前京东价26.10元,当当价19.00元。

画是老树画的,题画诗(也可以称为“打油诗”)也是老树写的。大家所看到的这些目录中的标题,其实都是别人对老树画画的读后感。

 二、作者简介

那么问题来了,说了那么多遍老树,他是谁?老树,本名刘树勇。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管他叫“老树”,而不是“老刘”。

作者刘树勇先生1962年出生于山东省临朐。198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五十多岁的他是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艺术系主任。画画算是他的业余爱好。

当时媒体是这样描述的:刚上微博三个月,每天上传一幅画,没加V的“老树画画”,短短几个月中迅速成了热门ID。他的画,总是寥寥数笔,传统的古典山水背景,一个或几个民国时期的长衫先生,偶尔也能看到一些现代元素。更绝的还有与画面相配的一首首率性而肆意调侃的打油诗。有网友戏称:“画这画的人,心在天上游荡呢!”

 三、作品欣赏

最初看到老树的画是一次偶然机会。朋友通过微信分享了一幅题诗画:“菩提有树,其叶扶疏,荫染清凉,净心如初,方内做事,心结草庐,不历大有,何明空无”。嘿!这境界,这文笔,瞬间我就喜欢上了!

在微博,老树将自己的作品称为“乱世绘本”。越往前翻,我越发现不少好作品,第一眼看到的“菩提有树”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养兰熏旧舍,折松烧新诗。雨夜烹苦茶,相伴花一枝。”这一枝海棠跃然纸上,娇艳欲滴。再有:“春山竹下人家,梨花开上墙头。夜风吹彻愁绪,月光照满西楼。”画里的梨花清丽脱俗,让人想起白居易的“梨花一枝春带雨”。还有:“春深一室闲静,水远两岸清平。”画中木窗半掩,不远处芳草青青,盛开的小花与垂柳、散落的零星花瓣,仿佛能听到风吹过的声音。果真“春深一室闲静”,下半句“水远两岸清平”也已经浮现在脑海中了。

有情文字、写意画境,老树寥寥几笔将静谧、悠闲的景色呈现在我们眼前。不仅仅是景色,他的画中还会出现长衫先生。比如:“万木发新叶,枝上有花开。我坐春风里,只为等你来。”这一个调皮的、荡在树上的长衫先生,正在等他的小伙伴呢。再比如这幅,喝着茶的长衫先生悠哉悠哉,身处繁花丛中,自得其乐。旁边配着题画诗:“春天里的花,夏日里的花,秋风里的花,开不过心中的花”。

“春天里的花,夏日里的花,秋风里的花,开不过心中的花。”这句说得妙!心中若有美景,则处处都是美景。在老树的笔下,四季变化是美的,田间劳动也是美的。我选了几张时节画给大家看——“惊蛰”、“夏至”、“小满”、“芒种”,其实还有很多,因为时间关系不一一展示了。此外,还有老树笔下的制茶——从看一枚“茶叶”,到“采茶”、“炒青”、“做青”,透过老树的画笔,我们仿佛看到了茶农手下无比灿烂的绿色星空。

画美,配的诗词文字也美。但如果你以为唯美、诗意就是他的风格,那么接下来,你就要大跌眼镜了。老树画画也走写实派。比如:“有时下班之后,感觉又饿又累。路上正在堵车,真想倒头就睡。”太实在了,我想每一个上班族都感同身受吧。再比如:“有时一人独坐,其实并不寂寞。只想自己待会儿,别人却想太多。”是不是道出了你的心声?再看这个:“无论是闲是忙,总要看看微信。其实就是无聊,内容大多没劲。”呵呵,我想每一个手机党都有这个毛病。

他还有一些流水账诗。比如:“喝了一杯白开水,又喝一杯白开水,又喝一杯白开水,又喝半杯白开水。”不知你们怎么想,这个时候我真想告诉他:“呵呵,你喝得太多了”。还有:“天天鸡鸭鱼肉,已经不知吃啥。索性相对闲坐,但用一杯清茶。”的确,朋友聚会吃啥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在一起。

老树也经常在古典和现代之间随意组合,玩“穿越”,搞“混搭”,比如这幅画,花丛里有一杆枪,怎么看怎么不协调,但看看旁边的文字:“但愿人间多情,但愿日子清平,但愿花开遍地,覆了所有刀兵。”忽然就觉得顺眼了。做饭用的山药、螃蟹,开了花的土豆,他都会几笔画下,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图一个好玩儿。

这些情境悠悠、朴素笨拙的画,配上时而抒情、时而耍贫、时而写意、时而写实的文字,别有一番风味。读来让人会心一笑。就这么一笑的功夫,你就从白天忙碌的节奏中脱身而出。这大概是老树画画为什么那么受欢迎的原因吧?自在、随性、回归本真,这在当下的社会中难能可贵。童心未泯的老树用他的爱好为自己打造了一个桃花源,也带看书的人进去逛了逛。

 四、阅读分享

老树画花朵、远山、流水、时节万物,他的长衫先生爱看花也爱喝茶;老树也画土豆、白菜、拖鞋、北京雾霾,他的长衫先生也有各种无奈。

有人说,老树懂你我,懂生活。因为贴着自己的生活,所以,也贴到了所有人的生活。因为深入自己的内心,所以也深入了所有人的内心。

有人说,老树画的就是他自己。一个安静下来后随心所欲的自己,一个逗自己玩、也逗别人玩的自己,一个天真浪漫、调皮滑稽、书卷气十足、看似漫不经心、其实是极其认真生活的自己。人性都是相通的,真正属于自己的,也属于大家。

有人评价他的画,造型、布局、配文、题款都带有旧时气息,或者说是民国范儿,但落到纸面的却是当下的世道人心,寥寥数笔加只言片语,谐趣且传神。喜欢他的人喜欢得很,不喜欢的人觉得这压根不算啥。

喜欢和不喜欢都大有人在,老树自己是怎么看的呢?在这本书的开篇与结尾处,作者写道:“画画儿这档子事儿,本来就是件好玩的事儿。闲来涂涂抹抹,看着心里的一种样子,渐渐显露出来,就高兴。哪怕不成个什么东西,也高兴。”“说来说去,其实意思很简单,画画,乃至其他一切语言的表达,无非是诚恳与自由。有大诚恳在,可见出真的性情与大的襟怀。有自由之心境,可言语无碍,从心所欲,应对裕如。”

喜欢或者不喜欢这本书,其实都不要紧。合上书本,我在想,人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其实生活本身也是一种艺术。生活中总有美好的东西,那些美好并不需要过多阐释。这本书的作者老树用并非大家的手法,为我们展示了大家向往的生活,那种自在、随性、回归本真的惬意,在书中荡漾开来。由此我觉得,闲时坐看花开是一种美,忙时心中花开更是一种美。

看书时,我的脑海里经常浮现这么一句话——“生活对每个人而言都不轻松,但即便这样,总有人仰望星空”。亲爱的朋友,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生活中那些动心的美并不少,缺少的可能只是一份欣赏的心境。

最美不过花开,愿我们时常有花开的心境。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