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门第

作者:边琼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6-07-26

如果你问旁人怎么样的家庭才算得上“书香门第”,说不定能挖出许多颇具话题性的秘辛。譬如说,你会发现身边倏地涌出了一批不显山不露水的牛人,向上数几代都称得上是学政军商四界的名流巨擘,或文采风流,或战功赫赫,功绩甚至可以彪炳千秋。当然,不难预料的是,他们如今大都没落了。蒙昧时期怒涛席卷后的遗珠固然可贵,那些消逝在洪流中的东西却更加令人嗟叹惋惜。

“门第”这个词儿,古老且性质暧昧,烙着中华五千年苍黄斑驳的印记。肚子里凡是有点儿墨水的先人们多喜欢在闲暇时莳花弄草,崇尚“四君子”的高洁华茂。竹可剖简成册,亦能传递五音;梅有铮铮傲骨,香气含蓄蕴藉,固有“永种竹梅为门第,常怀耕读是人家”一说。在先贤证道百家争鸣的年代里,“门第”更多地象征着一种互相辩证的学说流派。至君主独尊儒术集权制衡之后,所谓“高门”和“寒门”的矛盾日益凸显出来。以家族为单位,门第渐渐演变为一种传承。宗姓旁支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族中子弟分配资源的同时,也要承担责任和风险,为后人所诟病的香火传承,恰是这一体系的核心。由此出了“琅琊王”、“陈郡谢”、“隋唐五姓之家”,近代也不乏孙家、钱家这样的大族。宗族之间靠联姻维系“合纵连横”的局面盛行了千年,虽有诸如腐化僵硬尾大不掉这样那样的问题,时至今日却也未曾完全消弭。

当然,留下来的传承毕竟是少数,过去的一百年大浪淘沙,转眼间便是天翻地覆,小家族已经被历史淘汰了。就我自己而言,祖父辈尚能固守一片土地,身边的亲戚随便一表就是三千里,子孙要按着“二三奇偶族谱辈分”起大名和小字,族中有祭庙,身死有山头。现在却只剩下个山头了。但现代人也讲门第,有时讲得更凶,讲究的是一种“距离”。这不是说古代就没有距离了,实际上“门第”这个词儿本身就代表着某种引而不发的俯视意味,古人言“往来无白丁”,现代人问“你对象家里干啥的”,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如今我们所处的社会圈子常常会出现一些微妙的矛盾。一方面是骨子里蠢蠢欲动的不甘,用文字和事例激励自己,学名是“鸡汤”;另一方面却热衷于撕开“饮冰十年血犹热”的假面,将某些心知肚明的规则变着法儿地夯实下来,满满地都是自嘲型“负能量”。就拿门第说事儿,总会有人打了鸡血似的强调,“不要把你和另一半分手的理由归咎到门不当户不对上面,你可以努力变成更好的自己”,同理,“不要认为他职场得意是因为背景过硬,要保持平常心”。这时候,另一拨人就会跳出来说,你真是傻白甜你懂个屁云云,奋斗十年不如拼爹,糙理才是真绝色。这是现代门第观所表现出的典型的“距离感”,它将很多曾经难以言述的东西具化并调侃了,譬如说,所谓高贵的灵魂对物欲在精神方面的碾压,简单点儿说,就是气节。无论态度坦荡与否,大部分人总是会在某个瞬间生出一股羡慕嫉妒的情绪——更甚者连这样的情绪都升不起来——转而故作洒脱或心悦诚服地开始随波逐流。

鸡汤腻,反鸡汤又何尝不是一种妥协或是自我麻痹。口中心里念叨再多遍的不忘初心,掉头还是得关心自家柴米。趋利避害是天性,不甘命运的心谁都有过,但随波逐流似乎才是常人的归宿,偶尔才会有稀有的人砥砺痛苦和孤独走到最后,跨越了这道“天堑”,得以登岸。在我看来,微秒之处归根结底是缘于“家文化”的没落。清贫不能等同于气节,可若是家庭教育坚持不懈地灌输“清贫之人不需气节,权势富贵不惧一切”的观点,未来将会是何等悚然可怖。过分注重物质地位的门第,其实很难形成自己的“家文化”,富不过三代也并非是伪命题。事实上,一个人内在的品性素养在其离开家庭的那一刻起就基本定格了,家文化对孩子的影响力是要超过学校甚至社会的,而家文化的载体正是门第。我始终坚信,如何把一些看似格格不入甚至过时的东西传承下来是永不过时的问题,更是当代门第发展的核心。

前几天一家人围着饭桌吃饭,气氛是习惯性的沉默,并非是遵守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不过是年关将近,激起了每个人的疲惫与无孔不入的尘气。这时恰逢一位在哈佛任教授的前辈喜获麟儿,孩子虎头虎脑生得极俊,几代人的积累已为他照出了捉摸不定的命运那影影绰绰的身影。父母看向尚处懵懂的弟弟,嘴里不说,心里难免泛起了几缕不合时宜的酸意。

  我却忽然想起了两年前去拜访这位教授的父亲时的情形,也是在饭桌上,老人家指着桌上的鱼,谈起当年因政治原因拖家带口露宿草原时靠着“东坡食鱼”这一典故与孩子们“抢食”的趣事。所谓书香门第,大抵便是如此了吧。

友情链接:幸运蛋蛋官网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开奖直播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官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