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不是故乡

作者:刘莹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6-07-26

 《老炮儿》还挺好看。

“方圆之间善恶有偿”,奈何世间早已没那么多快意恩仇。

不知不觉中,冯导演了这么多年电影,突然被发现原来他还有抢金马奖的技能。

看了看朋友圈的反响,大概是每个东北少年都有个曾经血性的爹。小时候从书柜底层翻出泛黄的金庸古龙温瑞安时,才会隐约构想出同自己生疏的父辈身上有过怎样的故事,才会懵懂联系起他们酒后含糊不清的谈资。相比于九零后非主流的叛逆少年时代,似乎老一代人身上那些年轻而热血不改的伤疤酿出的味道,才更值得回味。

记得高中时,有急切地等待过《东北往事》的出版。直到大学,也依然有朋友追着由此改编的网剧和舞台剧。清楚地记得主角一句“wo chao"而不是"wo cao"让我佩服东北语言之博大精深到五体投地。所谓“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电影,书籍,通过虚虚实实的叙述方式,隐晦而大胆地将一个亦真亦假的社会变迁史新奇地横亘在我们面前。

顾嘉辉曾填过一首词,叫《楚歌》。

“淡淡野花香,烟雾盖似梦乡,别后故乡千里外,那世事变模样”

第一次听到张学友唱这首歌,竟是怀着一种谓我心忧的感动。

人情之间的承诺与迁移,远不及风土来得坚实稳重。

“千里关山,风雨他乡”。

多年前,离家后坐在南方湿冷的雨夜里,我曾敬佩又讶异于南方人的勤劳和精明。

亦能如此真实而遥远地触碰东北这片曾经自由、粗犷、肃潇而温情的广袤土地。

清醒过来,方能意识到在自己身上某种典型的生活方式正在变得似有若无。

少不更事的岁月里,想当然的看不见疾苦,看不见山雨欲来的满楼破败。而今却时常记起北方冬日里苍白一色的天地,记起面目颓败的老楼里格格不入的炊烟,记起雨过后墙壁斑驳的灰色,记起坑洼的地面上升腾出的难以复现的土乡。然而每一个人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会逐渐开始拒绝父母的生活方式,开始质疑家系宗族养成的处世态度,开始意识到世上并没有“过命的交情”,甚至难有“过杯酒的交情”。

这被我称为“去故乡化”。

有一个早已过了而立之年却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孑然一身的哥哥。多年前风光得意时遇车祸翻下山崖,昏迷半年才逐渐半清半醒、痴痴傻傻。当年一起混的兄弟于心不忍,收留他在手下做个劳力工人。每次他看到我时都会惊呼“呀已经长这么大了”,一边比划着我十岁时的高度。

有时我觉得,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同情与难以言明的记忆才是“故乡”的真正意味。

让人精疲力竭的不是路途,而是一个个隐秘的城市。一砖一瓦一树一木已非昨日,见证了小城里萍水之人的阴阳永隔或两相诀别,亦讶异自儿时仰赖的长者在恍惚间已垂垂朽矣或弥留之际。

这是上天多么豪气干云的手笔。

我亦了然,在流行“去故乡化”的时代里,任何美好与会心一笑均不可复制。

“城南老道说惊蛰,恍听一声歌,惊魂梦破,恰见明月栖山阿”。

想起一个作家朋友有句话,叫做“昨日之树,如诉之江湖”。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