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怀念领头羊时老师

作者:张庆文   单位:上海医工院   时间:2016-07-26

走进当年时惠麟老师在江湾化学部三楼的办公室,一眼就可以望见悬挂在墙上的一面宽幅相框。那是2009年1月,时老师在京出席全国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的时候,跟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获奖的各路科技英豪在人民大会堂拍的全家福。要晓得,时老师可是从我们化学部的前身合成室五十多载一路走来的元老级人物,外加个性鲜明,他的精彩故事三日三夜也讲不完。

敢为人先,是时老师的金字招牌。时老师具有敏锐的科研嗅觉。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他就开始研制血管紧张素转化酶(ACE)抑制剂,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普利类药物。他跟常州制药厂合作在国内率先研制成功马来酸依那普利。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面对印度药厂在国际马来酸依那普利原料药市场上压倒性的竞争优势,时老师迎难而上,着手其工艺改进的攻关研究。在技术方面,时老师敢吃螃蟹,大胆尝试国内当时刚刚实现量产的三光气,为普利类研制指明了正确方向。在产业化方面,时老师带着我走南闯北,为依那普利新工艺寻找合作伙伴,走得实在不顺利。眼看山穷水尽之时,恰逢浙江华海药业的周明华胸怀普利类产业化宏图,来医工院寻求技术支撑,结果,双方惺惺相惜,一拍即合,由此开启了一段产研精诚合作、共谱产业化华章的成功传奇。华海药业借此迅速成长为“世界普利专家工厂”,并于2003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年底,时老师与华海成立了医工院第一家产研联合实验室。

后来,曾有客户找上门来,直截了当提出要复制华海的成功。在时老师华海模式巨大成功的引领下,其他课题组的联合实验室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十多年来在医工院蔚然成风。

永不满足,是时老师的人格力量。时老师的饥饿感常常让我叹为观止:永远都会有新朋友、新项目和新主张,永远不会懈怠、停顿和彷徨,永远拥有不竭的兴趣、旺盛的斗志和充沛的精力。这种饥饿感其实正反映了时老师志存高远的事业雄心和热爱生活的火热情怀。

时老师课题组曾先后跟浙江华海、武汉启瑞、深圳信立泰、常州制药厂、苏州二叶等药企建立了五个联合实验室,这一纪录至今无人能够超越。时老师的科研生涯硕果累累,主要致力于心血管和中枢神经系统药物的开发和产业化研究。他作为“普利类药物的关键技术及产业化”和“抗高血压沙坦类药物的绿色关键技术开发及产业化”两大项目的第一完成人,分别荣获2008年度和2014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他主持研制的品种在浙江华海药业、上海现代药业、常州四药、徐州恩华药业和常州制药等合作药企实现了产业化,为中国医药工业的发展建立了功勋,为中国百姓用上质优价廉的国产药作出了贡献。

时老师是一个有情有义、知恩感恩的人。他是文革之后医工院招收的第一批硕士生,师从杨福秋老师,从事肾素抑制剂的研究。每年组里的年夜饭,还有组里研究生的论文答辩,时老师必定会请杨先生出席,更不用讲杨先生的寿庆典礼了。他必定精心筹备,现场气氛温馨,但见杨先生与夫人在徒子徒孙簇拥下合影时笑得灿若桃花。

时老师上世纪六十年代刚进医工院时,曾被安排在张秀平老师组里。在我印象里,时老师总是尊称张老师为张先生。时老师还是个极重孝道之人。老父过世之后,时老师坚持遵循现在许多人已经淡忘的传统风俗为父亲做七,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句话用到时老师身上再贴切不过。时老师酷爱打扑克牌,这绝对是当年合成室一道亮丽的企业文化风景线。记得刚进合成室时,就有人跟我开玩笑:要想拍老板马屁,一定要练好牌技(私底下,我们都喜欢喊时老师为老板)。每到午饭时分,大家一定都会轧在江湾合成楼三楼西北角的办公室里,打“大怪路子”,济济一堂,盛况空前。时老师当然是核心层选手,有时为了一张牌甚至于可以拍案而起、与人争得面红耳赤。

时老师爱美食。于是,他带着我们留下了许多难忘的集体美食记忆;时老师爱旅游。于是,他带着我们游遍大江南北、纵横亚欧美。在时老师组里,紧张繁忙工作之余,总有活色生香的生活。

时老师领衔工艺五组,其鼎盛时期曾是上海医工院药化专业最大的课题组,光职工就有廿多个,再加上十多个研究生,队伍浩浩荡荡,蔚为壮观!

我是时老师组里招进来的第一个硕士毕业生。至今记得当年求职面试时,跟时老师面对面交流的情景,可谓一见如故,顺汤顺水。为了迎接我入职,时老师特意帮我买了一张簇新的黄颜色书桌,在三楼朝北316实验室的老桌老椅当中显得分外出挑,让我倍感深得重视。时老师的关爱更体现在工作当中对我的信任,敢于给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压担子。1994年甫一入院,时老师就让我承担马来酸依那普利合成工艺改进研究。依那普利首战告捷之后,时老师马不停蹄布置我研制福辛普利。福辛普利是一个含磷的ACE抑制剂,分子中有4个手性中心,合成工艺具有相当难度。上海的兄弟院所曾经上手研制,结果铩羽而归。时老师针对我的畏难情绪,采取了激将法,结果我果然“中了圈套”,毅然接手福辛普利。在“逼”的同时,时老师更多的是“帮”:1999年帮我招来华东理工的本科生作助手,帮我搭建起自己的课题小组。时老师的良苦用心终于结出了硕果,福辛普利钠项目成为我们普利类大会战中的又一场大捷。我们与浙江华海通力合作,在国内首仿福辛普利钠及其片剂成功,一举打破了上海施贵宝原研药“蒙诺”的垄断,至今还没有第二家国内药企的同类产品上市。

在时老师组里度过将近十二年光阴,这是我一段弥足珍贵的学徒生涯。跟随时老师,我度过了很多美好时光。这期间,我完成了从一个青涩硕士毕业生到科研骨干的美丽蜕变,我逐步深刻理解了我们医工院博大精深的企业文化。

时老师属羊。在我们眼里,时老师就是一只开明达观、不知疲倦、带领我们开疆辟土的领头羊。领头羊时老师的一生,是为中国医药工业科研事业兢兢业业、建功立业的一生;领头羊时老师的精神,生动体现了老一辈医工院人奋发图强、医药报国的崇高追求。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领头羊时老师言传身教,以自己的博大胸怀、人格魅力和聪明才智,带出了一支生机勃勃的科研铁军。如今,这支队伍中的英才都激情洋溢地活跃在祖国医药行业的方方面面。

音容宛在,斯人已逝。时惠麟老师的不幸去世,令我们悲痛万分;同时,激励我们后来者更好地完成他未竟的事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医药强国而努力奋斗!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