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改革实验室比重点实验室重要得多

作者:启鉴   单位:   时间:2016-07-26

本月初有两个会议的精神可能对我们企业的工作推进产生一定的影响。

一是7月4日在京召开的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习总书记强调,国有企业必须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不断增强活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要坚定不移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着力创新体制机制,加快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发挥国有企业各类人才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激发各类要素活力。要加强对国有企业改革的组织领导,尽快在国有企业改革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成效。

       二是7月5日上海市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领导小组举行第二次会议,听取一年来中心建设进展情况的总结和评估。韩正讲话中的7个“必须”要求加强政策的协调性和推进的一致性,突破成果转化的瓶颈,落实松绑放权、营造宽松环境的举措,创造条件让更多科研企业融入科创中心的建设。

对这两个会议的论调可以得出这样的一条解读,即目前的改革还未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得出可资复制、推广的系统化经验;要推出行之有效的改革模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央指令的重压下,大环境如此,更遑论凡事左顾右盼、生怕一脚踩空的具体企业。而企业到了刀架到脖子上、不走不行的境地,如何迈出千难万难的第一步,着实考量管理层的智慧和胆量。一个预期良好的设想、一个布局周密的方案,再怎么丝丝入扣,也不可能一开始就全面铺开。于是,如何有效、有度、有为地为改革建立实验室的工作就摆在了我们面前。

作为改革实验室,其功能就是要突出创新,聚焦重点难点问题,在体制机制创新上下功夫,为在不远的将来实现企业的整体改革探索路子。这样的实验室承担了试点先行的使命和职责。纷繁难测的经济运行态势、稍纵即逝的市场竞争优势、复杂多样的企业员工诉求,使改革任务艰巨而紧迫,也促使我们在实验室里取得的任何突破都必须具备引领效果。

我们要清楚地看到,改革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既要消除多年来体制机制造成的惯性束缚,又要清理新条件下的痛点和堵点。大量新老问题叠加,往往形成让改革者肉没吃到、牙先崩掉的“硬骨头”。随着改革推进的压力不断加码,改革涉及面不断扩大,改革触及的利益关系更加敏感,我们在改革实验室里要拿出的勇气和担当比任何时候都要大。

设立改革实验室,目的就是要步步为营地推动战略性、全局性工作的创新发展,使某项政策在全面实施前得到进一步检验,使政策的针对性更强、适应性更好,为有效地在更大范围内贯彻创造条件落实。改革实验室里的部分举措还不能确定是否可行,这就需要改革先行者解放思想,大胆地试:做对了,就推进;做得有欠缺,就调整;做错了,就积极地纠错。应该说,这样的改革尝试比被动的走错路、瞎着眼走弯路要强很多。这需要我们在准确把握改革精神和目标方向的前提下,建立科学合理的运营评价机制,制定周全的容错纠错机制,增强对改革实验的容忍度。习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瘴痼疾开刀,敢于触及深层次利益关系和矛盾”。这要求我们必须以勇于自我革命的气魄、坚忍不拔的毅力推进改革,坚决冲破思想观念束缚,破除利益固化藩篱,清除妨碍科研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

在这个不进则退的关口,勇于创建改革的实验室比不得要领地开办、维持几家重点实验室,意义要重大得多。中央深改组第二十五次会议提出,要“形成改革者上、不改革者下的用人导向”。这样的舆论导向正是我们今天开设改革实验室的指导思想。只有把义无反顾投身变革、善于在变中求进的改革者放到应有的岗位上,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积极作用,我们的企业才能做出深化改革、直面挑战这么一篇好文章。

我们要头脑清楚地看到停顿空转现象背后的思想根源,分析这中间存在的阻碍变革的心理因素,那就是“位置”上的患得患失。有人认为,“改了有风险,不改也没坏处,瞎折腾不如旱涝保收地守着丰厚粮饷熬年头”。在这种明哲保身的认知下,他们习惯于法定而后动,即使有政策出台,还要以各种理由一等再等,巴不得等到细则解读全定调;他们 “挂帅不出征”,遇到需要真刀真枪解决具体问题时,立马变得退避三舍,支吾其词;他们面上把改革叫得震天响,其实“一锅责任粥、一笔糊涂账”,整个是履职不力、督查敷衍;他们一味逡巡于部门利益、圈子得失,对整体部署故意在跟进上慢一拍。要破除这些思想和行为,就要从根本上铲除这部分人瞻前顾后、首鼠两端的念想,全面落实“改革者上、不改革者下”的用人导向。

为了让企业的常青之树不败,该到了大力开设改革实验室的时候了。“以改革论英雄”应该成为我们企业最受珍视的文化氛围。我们应该用改革实绩这把“量官尺”,鞭策出一大批仗义执言、身先士卒的改革者。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