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我的宝贝

作者:徐良金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6-05-23

我的宝贝,这个题目是来自三毛散文集中的一个标题。认识三毛是在一个很晚的年纪,但是所幸,没有错过,这个谜一样的女人是我一生的美梦。当然,这是题外话,只是我希望我也可以像她一样,为自己的心爱之物写下一首诗,或讲述一个故事。我有很多小物什,像是贝壳、石头、稻草鱼、枯叶、车票、地图、明信片和明星画报。有些是因为觉得它很美,有些则是因为它有故事。我的故事从一个海螺开始。

高中毕业后,我在同学家的店里面打工。当时,我十七岁。没有毕业狂欢,没有撕书、喝酒等疯狂行径。但是,我感觉自己很快乐,很自由,我可以自己去劳动赚钱,自己去支配时间,日子过得充实而轻松。当时,同学旅行回来,带回来了好些田螺,她给了我一个。我很羡慕她可以去旅行,可以去海边拾捡漂亮的贝壳。我将海螺打孔,还专门去买了一条红丝线串上,挂在脖子上。期待着有一天自己去旅行,自己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于是那个暑假,对大学和未来又多了一份期待。

大学开始,面对陌生的环境,我觉得害怕或是惊恐。但是,脖子上带着的田螺总是提醒自己要做个勇敢的女孩。于是,我遇到了天真可爱的朋友——李云鹤,她喊我做海螺姑娘,当然这只是因为那个美丽的传说。我遇到了我的初恋,他说,因为我带着海螺,所以他注意到我。当时,我十八岁,我想,我是一个多么幸运的女孩呀!

可是,生活不是童话故事,没有一个幸福的结局。我和云鹤各自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渐行渐远,彼此的关系越来越淡。初恋也和我分手,当时我哭得撕心裂肺,感觉人生灰暗。我将海螺取下,以此纪念我的十八岁。

海螺本身还是海螺,只是有了我的回忆而已。现在,海螺在那里,我珍藏着,身边有了越来越多的贝壳。当我回头看看这段时光和这段时光中的自己,觉得自己天真得可笑,可是又觉得分外可爱。我现在可以常常去旅行,收集的车票也越来越多,可以买到各地的明信片和民族饰品。只是我应该不会再将海螺戴在身上。那是一个少女自卑而勇敢的表现。

人常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我非智者,亦非仁者。我只是默默地将自己的感情倾注在一些日常的小玩意儿上。没有把玩,也不是欣赏。硬要给这些小玩意儿找寻意义也是没有必要的。我只是害怕自己会忘掉那些快乐和不快乐的事情,凭借一物,来承担我日渐深藏的回忆。

说来可笑,人一生都在积累,积累物质,积累回忆。我们人生的意义也就大多在于此了。当一切尘埃落定,我们与这世间的一切物品的关系也就消散了,因为我们变成了物质本身。

记录自己和心爱之物的故事,就像诉说着自己和一位知己的故事。故事很简单,但是自己却长久不能释怀。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